您的位置: 广州日报大洋网首页 > 新闻频道 > 广州 > 正文

大宋铜钱成国际“硬通货”

2019-03-14 14:37 来源:大洋网
古代日本京都街景,宋代铜钱曾源源不断流入日本,对其经济发展颇有贡献。千年广州开放系列大宋铜钱与区域国际货币,这两个词放在一起说,在我们眼里肯定有些怪异。然而,若我们带着好奇心使劲钻钻故纸堆,就会发现,一千多年前,中国通用的铜钱确实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广为流行,信用甚至超过诸古国自己发行的钱币。正是广州这样外贸大港的存在,使之成为可能。本国货币赢得国际“硬通货”的地位,这在今人看来可是了不得的成就,宋钱是如何做到的呢?我们的老祖宗,又是如何看待这一成就的呢?蕃舶“形如山岳” 满载铜钱出港我们之前说过,千年前,不少粤商凭着一船船宋瓷,在海外掘到“第一桶金”。沿着古代海上丝路的轨迹,从交趾古国(今越南北部,传说因当地百姓走路脚趾相叠而得名)到三佛齐(今苏门答腊)到天竺(今印度)、大食(古代阿拉伯帝国),乃至北非一带,到处都有宋瓷。不过,除了瓷器与丝绸,大宋还有一样宝贝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特别受欢迎。根据我在故纸堆里刨出来的史实发挥一下想象力,假如你我回到一千多年前,带着一口袋铜钱在东南亚某个岛国登陆,很可能受到贵宾一样的对待,本地人会拿着一大堆香料、珠宝,来交换这一口袋“孔方兄”,咱俩一下子就发了大财。当然,万一不好彩,我们在食人族部落占据的小岛上登陆,他们对把咱俩油炸了的兴趣远大过对铜钱的兴趣,啥都别说,赶紧撒丫子狂奔吧。当时的宋钱在海外流行到什么程度呢?看看《宋会要辑稿》中的一段话:“国家置舶于泉、广,招徕岛夷,阜通货贿……今积习既熟,来往频繁,金银铜钱,铜器之类,皆以充斥外国。”就像瓷器一样,近至东南亚,远至西亚、北非,今天到处都有宋代铜钱出土,许许多多在考古发掘下重见天日的宋钱,被各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成为当年宋钱“充斥外国”的证据。不当吃、不当喝的宋钱“充斥外国”,只有一个可能——海上丝路沿线各国人民都喜欢把它当钱用,换言之,宋代铜钱已成了不折不扣的区域国际货币。有意思的是,当时在朝中身居高位的“财经大咖”们,对宋钱的国际货币地位并不看重,反而对铜钱外流忧心忡忡。当然,铜钱外流肯定会造成“钱荒”,尤其像广州这样的外贸大港,一艘艘“形如山岳”的蕃舶载着铜钱出港,搞得朝廷怎么铸币老百姓手头的钱都不够用。不过,宋钱能成为国际货币,放在现代人眼里,毕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可见,要真正了解老祖宗的心思,其实并不容易。宋钱“大观通宝”,铸文是宋徽宗的手书。铸造精良 宋钱广受信任宋钱为何在海外尤其是东南亚一带如此受欢迎呢?嘿,当然是因为宋钱成色足、信用好啦。要知道,从秦始皇统一钱币开始,直到宋代,古代中国统一铸币,往少说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铸币技术之精良,是周边的诸多古国压根不能比的。再说,学界公认,大宋是商品经济最发达的古代王朝,老百姓已经普遍享受到做生意帮补生计的好处,在广州这样的外贸大港,靠经商发财的人更是不知凡几。商业的顺利运转,必然要求货币有良好的信用。虽说宋代的财经大咖不像现在的经济学家一样,动不动把“通货膨胀”“通货紧缩”这样的术语挂在嘴边,但他们心里明白得很,如果货币不能被老百姓信任,社会很容易动荡,而王朝也可能会完蛋,毕竟这样的前车之鉴在古代比比皆是。所以,朝廷有一套完整的监管制度,保证铸造出来的铜钱质量好、成色足,老百姓用得放心。用宋仁宗年间(1010年-1063年)的财经大咖李觏的话来说,“金银其价重大,不适小用,惟泉布之作,百王不易之道也。”“泉布”就是铜钱的意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说,金银价值大,只能用于大宗交易,只有铜钱,才是“永恒”的货币。对待“百王不易之道”,当然怎么重视都不过分。上文说了,上至皇帝,下至执掌大权的财经大咖,谁也没有让铜钱成为区域国际货币的打算,那铜钱又是如何走出国门的呢?一来,当时东南亚不少古国都是大宋的“属国”,朝廷隔三岔五就会赏赐一些铜钱给他们;二来,广州当时是外贸大港,一艘艘蕃舶带着异域奢侈品漂洋过海,大宋官府和商人购买这些异域商品,当然要付钱,除了金银,付得最多的就是铜钱。于是,一艘艘装载铜钱的商船从广州出发,驶往海上丝路沿线的各个地方。与礁石黏结在一起的宋代铜钱。 (杨兴斌/fotoe)中国铜钱 走红东南亚远的地方,咱们不说,只说广州的这些东南亚近邻,大多数要比大宋落后很多,有的地方甚至还处于“男人打猎,女人采果子”的原始部落水平。老天爷赏饭吃,这些盛产象牙、香木的古国靠着跟大宋做生意,渐渐发达起来,但铸币的本事可不是一夜之间就能掌握的。这些古国铸造的钱币大多质量粗劣,而且产量还少,老百姓难免还要“物物交换”,实在是不方便极了。大宋铜钱一“登陆”,不少古国的国王喜出望外,这些钱币铸造精良,成色足,在当地流通使用,可以大大促进经济发展;老百姓也高兴啊,“物物交换”要多麻烦有多麻烦,用这大宋铜钱,又放心又高效。源源不断流入这些古国的宋钱,就成了人们日常交易最喜爱的货币,交趾国王甚至下令,宋钱只可流入,不可流出,在国内越多越好,关于货币信用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他肯定不能像现代经济学家那样说得头头是道,但他认准了一条,交趾用宋钱,对本国经济与百姓生活的好处,要远大过用本地钱。其他古国国王以及部落首领的想法也差不多,正是在诸多古国的热切“欢迎”下,宋代铜钱赢得了区域国际货币的地位。铜钱流向海外 境内频闹“钱荒”一船船宋钱源源不断流向境外,宋朝境内就不可避免闹起了“钱荒”。要知道,铸造铜钱可不像印钞,要开发铜矿资源,要投入人力与技术,没办法随心所欲扩大产量。“钱荒”闹得有多厉害呢?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话说宋理宗年间(1205年―1264年)的一个春夜,台州的老百姓一觉醒来,发现市面上居然一枚铜钱都找不到了,顿时慌了神。原来,这些铜钱都被日本商船连夜运走了。广州虽然没有闹过这么厉害的“钱荒”,但地方官也常感叹铜钱外流,影响百姓生计。“钱荒”时不时发作,实在令人闹心。再说,宋朝的财经大咖本就没打算把铜钱打造成国际货币,于是,朝廷决定“一禁了之”:对“属国”的铜钱赏赐,越少越好;购买进口奢侈品,禁用铜钱,改用瓷器“物物交换”;对胆敢走私铜钱到海外的商贾,施以重罚,走私一贯以上铜钱,主犯就要判死刑;就算只走私一文钱,都要发配到偏远地区,服苦役,啃窝窝头。照理说,走私铜钱的刑罚这么重,“钱荒”应该可以缓解了吧?你猜怎么着?通过赏赐与贸易得到的铜钱越少,东南亚诸国对铜钱的需求就越饥渴,商贾走私铜钱的收益就越高,在国外,一贯铜钱能买到的货物价值,几乎是国内的百倍。就算是“掉脑袋”的危险,也没法阻挡他们挟带铜钱出海。有些胆儿肥的,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去做了海盗,驾着比兵船快几倍的海盗船,满载铜钱,扬长而去。于是,一面是朝廷“不许一贯铜钱出海”的严令,一面是铜钱源源不断流出海外的事实,“一禁了之”的失败,再次验证了“堵不如导”的历史经验与教训。文/广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图/fotoe
[ 编辑: 李诗琪 ]
分享到:
大洋微信二维码 大洋微信
广报汇微信二维码 广报汇
08:33 广州大部分学校已建立陪餐制度
广州大部分学校已建立陪餐制度
记者调查发现,广州大部分学校都建立了学校负责人的陪餐制度。一些学校会举办“家长进食堂”等活动,邀请家长代表对食堂管理提出意见建议。 [详细]
08:53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全球征集启动
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全球征集启动
据悉,2019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将于12月9日至12日在广州举行。昨日,全球征集发布会在香港启动。 [详细]
11:20 失业保险技能提升补贴可在线申领
失业保险技能提升补贴可在线申领
广州市将全面开展失业保险技能提升补贴申领发放工作。 [详细]
13:44 第七届“广州学术季”本月下旬启动
第七届“广州学术季”本月下旬启动
“千年羊城活力广州——第七届广州学术季”,将于3月下旬全面启动。 [详细]
13:48 收住重度失能老人每月补500元
收住重度失能老人每月补500元
《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财政局调整经营性民办养老机构护理补贴有关事项的通知》印发实施。 [详细]
15:23 黄埔迎来“波罗诞”活动高潮
黄埔迎来“波罗诞”活动高潮
3月19日上午,作为第15届广州民俗文化节暨黄埔“波罗诞”千年庙会的重头戏,“五子朝王”活动在南海神庙如期举行。 [详细]
16:41 广州3公园入选森林康养基地
广州3公园入选森林康养基地
昨日,2019广东省森林旅游系列活动——深圳市梧桐山第四届毛棉杜鹃花会盐田分会在梧桐山国家森林公园正式开幕。 [详细]
回到首页

兴发娱乐xf187

兴发娱乐xf187